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我的2020⑤】导游小李的“花式”国内游

来源:丹麦28 日期:2021-06-05 17:13:00

  1月3日凌晨4点,丈夫还在熟睡,李晓慧已轻手轻脚地起床,戴上导游帽,啃了几口面包后,便拎上行李箱匆忙出门,迎接2021年的首次带团游。

  这次旅行,李晓慧要带领15位游客前往广东省,一起度过4天的旅程。“大家早上好,今天我们前往萧山机场,飞往经济特区、百年商埠汕头市。”早上5点,天还未亮,李晓慧站在熟悉的旅游大巴上,游刃有余地向大家解说一天的行程。

  36岁的李晓慧,是嘉兴假日国际旅行社的元老级导游,能带国内团,也能带出境团,“内外兼修”14年,走南闯北早已是家常便饭,无论遇到什么麻烦她都能临危不乱。但回忆起刚过去的2020年,她还是不由得叹了口气。“2020年总算熬过来了,这一年,我一共带了30个国内团,去年7月开始,平均每月有20天在带团。只可惜出境游还未恢复,希望外国疫情快些控制住吧!”

虽不怕辛苦,但也希望被更多人理解

  游遍汕头名胜古迹,吃遍潮汕美食佳肴。1月6日凌晨1点,新年“第一游”的行程结束了,李晓慧打起精神送走所有游客,终于表现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打着哈欠,拖着略感疲倦的身躯,打车回家。

  各行各业都有不为人知的辛苦,导游也是。李晓慧带团最早凌晨3点起床,最晚凌晨4点回到家,路上经常状况百出,她曾在去西藏路上发生高反,曾在节假日带团的时候遇上大堵车,曾在凌晨两点睡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

  “到底辛苦不辛苦?当然辛苦,但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天天念叨。”2003年,李晓慧这位地道的湖州姑娘来嘉兴念书,2006年从嘉兴职业技术学院旅游管理专业毕业,应聘进入嘉兴假日国际旅行社,正式与导游职业结缘。

  起初,李晓慧也是个导游“小白”。第一次跟着老导游带团,她甚至不敢开口。经过几年历练才老到起来,还在2017年成功拿到了高级导游证书,目前全嘉兴高级导游也就30多人。

  然而,经验再丰富也有碰壁的时候。去年8月的一天,李晓慧带团游玩宁波溪口,临近中午12点,她跟往常一样带着游客前往饭店就餐,但是这家饭店上菜的速度太慢,眼看要耽误下午1点半的漂流,李晓慧着急坏了,就去找饭店员工沟通,员工却让她找饭店老板。

  可是饭店老板并不买账,也没有加快上菜速度,还说李晓慧辱骂了饭店员工,如果不跟员工道歉的话,就取消他们的漂流项目。原来,这位饭店老板也是景区的负责人。李晓慧无可奈何,为了顺利完成行程,只好向这位老板低头了。

  “工作这么多年,什么世面都见过,但是这样的‘地头蛇’还是第一次见。”李晓慧一直觉得带团没有特别的技巧可言,唯独待人真诚要放在第一条,她希望更多人能够理解身为导游的不易。

复工后首次看到游客,就像亲人那样亲切

  去年1月底,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李晓慧所在的旅行社关上了大门,270份订单需要退款,涉及旅客1200多人。

  退单就意味着公司面临亏损,员工也拿不到业绩提成,李晓慧每月只能靠2000元基本工资撑着。都说“祸不单行”,丈夫从事的外贸行业也因疫情遭受了重创。表面上,夫妻二人都努力保持乐观心态,私下里李晓慧时刻关注着旅游行业有没有复苏的迹象。

  去年2月19日,旅行社正式复工,在家“闭关”近20天的李晓慧终于看到了希望。“大家很齐心,40位同事全部到岗,就是为了处理订单退款。”令她发愁的是,这些国外单子处理起来相当棘手,当时国外疫情比较轻微,外国的酒店、航空公司对退单表示不理解,其中有一单6000元的单子只能退回来1000元。钱退少了,顾客自然诸多抱怨,李晓慧没有办法,只能耐心解释。

  忙完了退订单,李晓慧重回导游一线,等待带团游重启。等待的时候,李晓慧自然没闲着,每天都在苦练“内功”,购买行业相关书籍学习,参加公司组织的业务培训和模拟导游大赛,跟同事一起对26个本地景区进行踩线,为推出本地游产品做准备……

  去年3月19日,好消息终于传来,浙江省文旅厅宣布旅行社可恢复部分经营活动。当天,李晓慧所在的旅行社就发布了两款旅游产品,分别是58元一日游产品和28元一日游产品,两款产品均为3月28日出发,其中58元乌镇团正是由李晓慧带领。

  “我等发令枪等得好辛苦!”心情激动的李晓慧发团前一天晚上都没睡好觉,当天提前一个小时就到达嘉兴市民广场。看着10辆大巴车等待出发,千人游嘉兴首发团的规模让她欣慰不已。再次看到游客,李晓慧就像看见亲人那样亲切,心里非常踏实。

  此后,李晓慧又开始了忙碌的导游工作。不过,疫情期间要做的工作更多了,她会随身备好洗手液,给每位游客测量体温,带团期间在微信群里询问游客的身体情况,提醒游客备好口罩,尽量少去人多拥挤的场合。

每月20天在带团,开启“花式”国内游

  一直以来,李晓慧主要带领出境游团队,几乎飞遍了全球。去年则有所不同,随着外国疫情日渐严重,李晓慧把重心都放在了国内游,跟公司团队一起把国内游“玩”出了新花样。

  “因为疫情,大家都不敢出门,对旅游产生了抗拒情绪。”起初,没有客源成了大问题。去年4月初,嘉兴疗休养新政出炉,规定除跨省赴嘉兴市对口支援(帮扶、合作)地区之外的本年度职工疗休养活动,一律在嘉兴市范围内组织开展。新政对李晓慧和同事而言,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变则通,通则达。后疫情时代,李晓慧敏锐地发现旅游者的需求发生了变化。“以前游客喜欢走景点,行程排得满满当当,如今大家都不爱这样的填鸭式旅游,更倾向于休闲度假,以放松为主。”针对游客心理,李晓慧和团队一起创新开发国内旅游产品,比如登山、滑雪、潜水等主题游产品,再比如私家团小团游、亲子研学游、定制游以及自驾游等类型产品,车程控制在3个小时以内,行程安排在3天以内。

  这些全新的旅游产品挂到网上后,订单量噌噌噌地往上涨,伴随着去年7月跨省团队旅游恢复,国内游客流逐月增加,李晓慧平均每月有20天在带团,熟悉的忙碌冲淡了原本的焦虑和凝重。

  去年11月开始,冬季滑雪主题旅游成了热销产品。“如今,为兴趣爱好者打造的主题游越来越时髦,国内自然文化的多样性,为主题旅游提供了无限可能。”上周,李晓慧就带了一支去浙江临安滑雪的小团队,游客主要为年轻人。

  “公司有了收益,我们导游也不会再过得惨兮兮了。”李晓慧说,从去年11月开始,他们旅行社的国内游板块业绩恢复到了往年水平,虽然去年他们只做了半年国内游,但也实现了4000万元的营业额,逼近2019年全年总营业额的一半,“现在我万分期待出境游重整旗鼓的那一天。”

【记者手记】

  严涵:从事记者职业1年有余,现为晚报产经旅游部记者。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大家都很了不起。我愿保持赤子之心,跟着时代旋律,用笔墨向每位平凡人致敬。

这一年见证了太多酸甜苦辣

  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让旅游行业停下脚步,庞大的导游群体随即“被失业”。但李晓慧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与职责,而是努力向前奔跑,上演属于自己的蝶变,让导游旗重回春风里。

  文旅企业在疫情之下的苦练“内功”,正是通过无数个像李晓慧这样兢兢业业的小人物,汇聚成涓涓细流,为嘉兴文旅行业的重振贡献了磅礴之力。

  现在,我可以自豪地公布2020年的嘉兴文旅“成绩单”。

  这一年,从受创到逆风前行,嘉兴景区村庄、饭店、民宿以幅度不等的优惠活动为本地市民以及国内外游客献上惠民大礼。

  这一年,嘉兴成功入选省级文旅消费试点城市,率先在全国推出“云上+线下”同步宣传推介模式,发布了南湖江南养心游、秀洲运河美食游等10条生态健康游线路。

  这一年,政府出台多项扶持政策,嘉兴文旅市场从一蹶不振转为重现活力,前三季度,全市游客数量及旅游收入恢复到同期的66%以上。

  为迎接2021年建党百年,我市打响红色旅游品牌,完善“首创之旅”“奋斗之旅”“奉献之旅”三大主题12条精品游线,要把嘉兴塑造成红色旅游标杆城市。

  作为奔跑在新闻一线的记者,我也亲历了2020年,这一年,我见证了汽车、家装、旅游等行业的回暖,见过遭受行业低谷的二手车老板,见过不能回湖北探望家人的工人,见过转行的外贸经理……太多的酸甜苦辣掺杂其中,大概从没有一个年份会被人们倾注以如此复杂与浓重的情感。但我坚信,“寒冬”必将化为2021年的勃勃生机。